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殷北风的那些事儿  

2007-09-29 13: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风乍凉,操他亲娘,回家买票,排队成行,装修新房,么人帮忙……

博客有些日子没更新了,人气也没有往日兴旺了,我打算收网。坚持到现在的“臣民”我计划全部招安。一个字,我包了!男的女的都要。有一兄弟写了点关于我的文字。贴出来共赏,算作国庆献礼。这兄弟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殷北风同志是我早年就认识的,那是个思绪狂飞,情感动荡的年月。对那段时光,现在在脑子里是若隐若现,但就是这样的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越发的让人心里塌实。再后来的日子总伴随着成熟的惆怅和生活的牢囚,很真实但却再没机会提醒他把裤门的拉链拉上。现在老了,孩子们打开了一个叫新浪的陌生人的相册,我看见了他,老了……

    看了他的博文,还在念念不忘女人。我一直在说,倘若殷北风这辈子不能成为伟人,那一定是因为女人。前几日我与这厮在QQ上闲聊,这厮还在为烟大丑女色变伤感,实乃鼠辈。大学四年,黄海岸晓风残月,这厮所到之处寸草不留,灰飞烟灭。烟大女子滋润了他四年,现如今,他竟然如此定义烟大子女。鼠辈!鼠辈!

在我的印象里,殷北风除了善色,还比较好动,自诩为运动全才。但是先天缺钙,锻炼不足。所有的项目都能将业余的形象发挥到极致,乒乓球场上如李逵弄斧,篮球场上像水蛇盘腰,只是偶尔在足球场上能斩获一二。记得当年的校足球联赛决赛中,这厮带球狂奔,场外有一女子大喊:“射呀!射呀!”,结果这厮放了个冲天炮,一泄如注,引起一片嘘声,一分钟后,才有心怀怪胎的男人对那女子的喊声浮想联翩。突然又迸发了一阵男人们心知肚明,女人们羞涩脸红的哄笑。据说这女子后来与殷北风还有故事,所知不详。

    在男人的世界里,这厮算不上优秀。却算得上典型性男人,吃喝嫖赌,样样都有。高中时就已经在学校的“金花”场上聒噪一时。与张毛毛同学合称“世纪金花”,两人的梦幻组合闻名全校,后来,不幸在学校的整风运动中双双落网。据说,后来上了大学更进一步,不过已经不再是昔日的“世纪金花”了,而是成为了“长城脚下”的能工巧匠。大四的某个深夜,突然接到这厮来电。原来是夜垒长城,被学校保卫处抓个现行,据他后来说自己当时已经揣着一沓人民币从三楼上跳下逃脱。但是被叛徒供认,未能幸免。这厮夜里打电话给我寻求经济援助。否则,被移送学工处,恐怕现在也拿不到毕业证。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