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牛逼的陕西人  

2007-09-30 10:3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几个月前写的这篇美文,已经沉底。现在读来,依旧荡气回肠。就再捞起来,让大家重温经典。
北风语录
  
   书的质量和“炒作策划”是鱼和水的关系。水没有鱼缺乏生气,但是鱼没有水,是会死的!!!!路哥明白吗?你让朔爷开个吉利、捷达出来,说那是宝马。也许我们会信,但是,你这次让朔爷推了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自行车出来,告诉我们那是宝马,就有点那个啥了!
 

   李咏哥哥有句名言:“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懒汉高唱秦腔”,鄙人在京城北漂时,也偶尔感叹身边缺少老乡关怀。事实上,陕西男人都很男人,特独立,铁哥们很少表露温情。现实的落魄与历史的辉煌交相呼应,于是,形成了我们的性格矛盾也就十分鲜明,保守又开放;老实又圆滑;吃苦耐劳又贪图安逸;安于现状又躁动不安……
    论勤奋我们比不过山东人,论团结我们比不上东北人,论精明,我们比不上上海人,论长相我们比不上重庆人。但是,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总得给陕西人想点好吧?且不说陕西人的才情,也不谈秦腔的激越,仅六朝古都的积淀就为陕西人留下了足够的底气。我想说的是陕西人有王者之气。至少在文坛上已经显露出来了,代表人物就是曾经叱咤网坛的李寻欢,现在中国最优秀的书商。

   当年高中的混混打群架一般都打不起来,因为总会有大哥出面调停。这样一来,大家都有面子,也就省了咬牙瞪眼、鸡飞狗跳的力气。放眼文坛,06年末到现在,除了一些零碎的鸡鸣狗盗之外,主要曲目就是这出三人《断背山》,也可以叫做“三英会”。李承鹏说,朔爷是周伯通,韩寒是韦小宝,自己是杨过。

    但是,如果这背后没有陕西人路金波,我不知道大眼还会不会说这样的话。我想很难。韩寒会不会高赞那个已接近知天命之年还念念不忘徐家小妹的朔王爷?我看难保两人不会上演一处“南北对话”。韩寒我保留意见,因为这兄弟,最近成熟多了,至少在选择骂人对象上,思路比较清晰。就在此不论。先说说,同在京城,鸡犬相闻的李大眼和朔王爷。 

   路金波先后推出《敌人》和《千岁寒》,无异于中国足协同时派出国家队远赴美利坚,国奥队长走法兰西,让人不PK都难。论朔爷的操行难保不会对大眼说出“我抽你丫的”,但是,两人却摆出一幅惺惺相惜的姿态,为什么?大陆和台湾再怎么掐,打不起来是因为美国在制衡,大眼和朔爷相安无事,是因为路金波在掌控。

    人活着总是要说假话的,有些圈(Juan)里要说猪话,有些圈(Juan)里就要说人话,有些圈里就得说神话了。路金波的聪明就在于“擒贼先秦王”,把“文学圈(Juan)”里最能喊的几个雄性逮住了,至于雌性就不必劳神,让她们自谈自唱罢!

   以鄙人之见,路金波在出版策划上远远不是“魄力”二字可以概括的,也不是什么机缘。先后推出《千岁寒》和《敌人》是一次深谋远虑的“亮剑”。我们不妨作一下对比:

    一、关于书名。

   出版行业的人都知道,书名是成功的一半,书名多数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不是由作者自己定的。关于这两本书的书名,我写了一幅对联:

   上联:《我的千岁之寒》可寒千年

   下联:《你是我的敌人》能敌万卷

    横批是:谁主沉浮!

   书名都如此对仗工整,(为了在字数上工整本人在朔爷的书名里加了一个字)可见,路先生的良苦用心。

   二、两人的名气。

   大眼是初涉文坛,朔爷是重出江湖。朔爷出来时,前呼后拥,万马奔腾,鸡犬不宁,京城躁动,大眼则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润物细无声。最后,老大把两兄弟招呼在一起于三里屯一顿小酒,实现胜利会师,无数的“苍蝇”“蚊子”这才惊呼,他们是一伙的呀!这种策划手法在广告界叫联动效应,在《孙子兵法》里叫什么,鄙人也没搞清楚,自己找去吧!只可惜,结果,大眼于无声出放惊雷,一发不可收拾,朔爷高调出山,结果有前声没后声。

   三、两人的水平。

   我知道批评朔爷是需要勇气的。在写这篇博文之前,为了再一次求证自己的观点,我在百度和沟沟里搜索了关于朔爷《千岁寒》的所有评论。几乎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至于,大眼的《敌人》虽不敢说是什么世纪精品,但是读者也不吝溢美之词。看来,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与鄙人的看法一致。我看《敌人》三分钟,就没有再停下来,一口气看完,喝了三杯咖啡。我看《千岁寒》,蹲在第三极看了三小时,硬是没看明白他要云何东东?结果憋出三个响屁。

   从道义上讲,我本不该炮轰落魄的朔王爷,这样做多少有些落井下石,不尊重老年人。毕竟我曾经也喜欢朔爷的文章,毕竟朔爷对中国人民是有贡献的,当年他把文字当成HI药,影响到一代人,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朔爷真的喝高了。以为自己可以发挥一点余热,哪想到成了余骚。相反,大眼则开着一辆老式吉普以“细腻加幽默”的笔调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图腾。因为,矛盾冲突的柔和,人物关系的单薄,故事的俗套。客观地说《敌人》算不上大著。但是,我却看了三遍,因为我原本就是大眼的粉丝,因为大眼文笔的精彩,更因为我知道写作的不易,尤其是大眼第一次写长篇。构架的那样不露痕迹,已经相当不易了。与朔爷相比,大眼只能算个文坛替补,或者是业余作家,但是,大眼却再一次证明了中国之怪现象——业余的比专业的强。诸如:国奥替补比国家队主力牛,兼职的小姐比全职的小姐价高。

 

    今天,说得有些刹不住了,做个总结陈词吧!路金波的这次亮剑,无论从谋略上,还是从操作手法上讲,都有“王者之气”。但是在未成气候之前,还是有些纰漏,因为他太相信名气了,太相信策划了。以鄙人之见,在出版行业,书的质量和“炒作策划”是鱼和水的关系。水没有鱼缺乏生气,但是鱼没有水,是会

死的!!!!路哥明白么?你让朔爷开个吉利、捷达出来,说那是宝马。也许我们会信,但是,你这次让朔爷推了辆除了铃不响哪都响的自行车出来,告诉我们那是宝马,就有点那个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