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秋天来了——浮躁的人别看  

2007-09-04 12:2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中午,去中国人寿见客户。从办公楼下来,脑门一阵眩晕,瞬间短路之后,但见碧空如洗,浮云高飘,我突然嗅到了秋天的感觉。

    感受时间与触摸灵魂都是让人难过的事情,多数时候,我们都胸膛笔挺,身影矫健,在拥挤的城市里奔走穿梭,在骄阳下若无其事地行走、交谈。驻足,回首的时候,只有自己知道内心是如何的不堪一击,那曾经饱满的灵魂已像秋天里被风干的一条丝瓜,或者是冬天里挂在屋檐下暴晒半年的一只风鸡。每个人都比想象的要脆弱。时间、灵魂、意念,这些风一般的东西。直面他们是一件残酷的事情,除非你可以乐观地回忆。

    2007年的夏末,宿命地遭遇了一场感冒,先是嗓子疼地唾液都无法下咽,接着是咳嗽像用了加速器的泡泡卡丁车的屁股——狂喷不止。辗转反侧,反侧辗转,我向来不相信药物,不是我不相信科学,是我不相信人,我总是怀疑那些黑乎乎的丸药也许就是他们挖出的一厥鼻屎也未可知。还有那个高得离谱的药价,每次买药我都会发疯似地骂娘,倒不是舍不得几十块钱,而是我真得不懂他们为什么要卖那么贵。这一次,我自信的免疫能力没能敌国肆虐的病毒,买了三天的药,分两次吃了。竟然奇迹般地好了。

    在咳嗽的那几天,我时常想起妈妈,想起她爬在那个生硬的木头床沿上咳嗽不止的场面,想起妈妈长时间咳嗽之后吐出的一堆浓痰和眼角郁积的几滴清泪,我也知道了嗓子发干发痒的难耐,妈妈咳嗽了6年,疼痛了6年,消瘦了6年,在那个极尽萧条的秋天裹一条薄被去了……那些场面,总是在我眼前一晃而过,沉思三分,泪如泉涌。

    这个秋天之前,我经历了一个有些焦灼的夏天,焦灼的生活,焦灼的工作,焦灼的心情。日子像一张用过了的手纸,柔弱的地质上布满了黄褐色的赃物,并且变得坚硬。来到这个城市几乎就没有离开过,我真的有些透不过气,即便买了房子,我也以为这里不属于我。

我不喜欢这个城市。

    故乡的秋天,在漫山遍野的红叶之中,我独喜那几抹连翘花的萧黄,在无数的野果之中,我偏爱一种叫做“洋褡裢”的红果,形状酷似男人的平角裤衩,味道更甚改良过的小西红柿。玉米地头到处都是还没有枯萎的玉米秆,房檐下堆满了金黄的玉米棒子,偶尔还能拣几个嫩的,吃顿烤玉米或者煮玉米。母亲会做一种比豆腐乳要好吃几百倍的“豆瓣酱”,还要在石碾上给我碾一罐可以吃半年的“酱辣子”……

    无论人间有多少世态炎凉的况味,也无论生活有多少焦灼无奈的疲惫。这样的秋天,我希望回去看看,我的故乡、亲人和一关孤坟。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