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不能不种麦子  

2008-10-16 11:3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晃,又是一年多没回家了。不回家的日子越发想家。给家里的电话也就越勤。
    秋天总是很忙,那些繁忙场景已经模糊了。收完玉米要平整土地,然后,在霜冻之前种麦子,这个季节,村里人一直都在忙,山上到处都是红叶,有吃不完的野果,尤其是那种被我们称为“八月炸”的食物,几乎跟香蕉一样棒,还有各种各样的杏,我已经叫不上名了。我的童年坚定地被封存在了哪里,一个在地图上都不容易找到的小山村,只有一条二级公路通往县城,再有一条土路通往我的家。妈妈的坟墓和父亲电话是我与故土最直接的联系。
    有时候想,若干年后,我去世了,要不要埋葬在我的故乡?的确是个问题。跟家乡里走出来的同学们相聚,大家对故土有着同样复杂的情感,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贫瘠、封闭,也不得不承认乡亲们的迂腐和无知,同时,他们又是那样的勤劳、质朴。既爱有恨,并且无力改变。
   小的时候,看贾平凹的散文,看他笔下的商州乡土,觉得特亲切,但是,后来她再也没有写出那样清新厚重的文字了,因为他走了,离开了故土。具有文人浪漫主义色彩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那样的故乡我们只能逃离,然后把它当作一副美好的田园牧歌画印在脑海。像我们无法选择父母一样,我们也无法选择故土,对于童年而言,每一片土地都充满好奇和乐趣,我生长的那块土地尤其如此,那连绵起伏的山,那潺潺流动的水,钻进去就不愿出来,那是在平原和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无法享受的童年。
   父亲已经60岁了,劝他不要再种地了,收一季的麦子换算成钱也不过七八百元,我在外面少吃几顿饭也就省出来了,我三番五次地劝父亲,他答应我不种地了。几天后再打电话,他说麦子已经种上了。父亲说,农民哪有不种地的道理,只要还能爬得动,就不能让地荒了。
    想起种麦子,那叫一个苦呀!深秋季节,要翻地,播种,初春,要除草,夏天,要收割,用镰刀一把一把地割倒放在地里晾晒,再捆成困,一捆一捆从山头上背下来。小的时候从山上背麦子下来,总是脚下不稳,一个跟头,麦捆就从头上翻下来,顺着山沟朝下滚,到山底下捡起来,麦粒已经全掉了,只剩下干巴巴的麦秆,
   麦子要集中在一个大场里,村里唯一的脱粒机需要排队脱粒,有时候轮到晚上,一家人就熬夜等到晚上,当年的脱粒机很笨拙,剥离的麦粒喷出去,场院里到处都是,大人们用扫除在前面扫,我们还要拿着碗在后面拣,生怕丢了一粒麦子。好不容易把麦粒从麦秆上取下来了,麦子又和泥土混在了一起,用自制的风车吹,用铁锨扬,用簸箕簸,办法千奇百怪,无不劳心劳力,一季麦子收完,人像害了一场大病。这还不算完,麦子整干净了,还要抬出来晒十多天,干透了才能入柜存贮。太阳升起的时候一袋一袋背出来,太阳落山了又收起来,一袋一袋背回去。每年晒麦子的时候,大人们都要我们搬个凳子坐在路边看着,怕鸡呀鸭呀来偷吃,还怕突降大雨淋了麦子。我们总是贪玩,趁大人们不注意就开溜了,结果麦子被鸭子吃了,少不了一顿揍!
   要把麦子变成面粉,还要在河里淘洗,再晒干,然后用自行车推到磨子上去磨,面粉拿回来做成馒头我们总要拿出去显摆,谁家的馒头白?谁家的馒头里包了糖……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呀!
   我这辈子怕是再也不会经历五黄六月收麦子了,但是父亲还要收,还要种,一种生活,乐在其中。没法用钱来衡量。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