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什么样的人过年不回家  

2009-01-20 13:3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扳指算来,已有四个年头没回家过年了。每每年关,看着周围的人熙熙攘攘,忙着回家。总有一种复杂的情愫在心里翻滚。过年,留给我太多美好的记忆。

   儿时,每年过了端午,我就问妈妈是不是快过年了?妈妈说:快了!我就盼呀盼!盼着盼着也就忘了。突然有一天,家里开始大扫除,晒被子,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一次是真的快过年了。小年那天,村里人都要蒸年馍。似乎都从三年饥荒中刚刚解脱出来,疯狂的蒸馒头,比谁家蒸的馒头多。用大柜子装,一直要吃到正月结束。有豆沙包、菜包子、糖包子,最绝的是爸爸蒸的油包子,我们称它油面子。用猪大油和着玉米面做馅,做出来的包子,黄亮亮、香喷喷。
   我们一边吃着刚出锅的包子,一边在门前的河里滑冰、打猴(又称打陀螺、抽地牛)、推铁环。用斧头在冰面上凿出一个洞,然后用雪再把洞口盖住,引诱玩伴掉进冰窟窿,看着他嚎啕大哭……我们就鼓掌欢腾,以此为乐!大年三十晚上,大人们互相串门,在家里聊天,打牌。家家都盼着有人来,谁家去的人越多越有面子。小孩们就提着小灯笼在村子里转悠,不停地喊:打灯笼了!打灯笼了!一直喊到累了,才各自回家。现在想来,儿时的娱乐项目真是太乏味了,但是,当年却是那样的有滋有味。最有趣的是放天灯。大人们糊天灯,我们忙着去收煤油,放天灯需要很多的煤油,没有人愿意出资。既然放了天灯,大家都会出来看,那就要人人有份。我们就提着煤油瓶子挨家挨户去收煤油。好在那时候,村里还没通电,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现在再也不可能收到煤油了……
   儿时的家境还算不错,父亲总会在过年时给我买几个叫“闪光雷”的烟花,村里的孩子们很少有这玩意。我把它揣在怀里,就有一群人跟着我,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就等着我放“闪光雷”。一年一年大了,年味却越来越淡了。一直到妈妈去世那年,过年彻底没有了乐趣,成为一颗陷在肉里的刺。

   妈妈去世后的第一个年,家里依旧来了很多乡亲打牌,黑白电视机里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的画面,我趴在被窝里大声的哭泣,那一夜,泪水似乎永远也流不干。之后的两年,我跟随父亲在姐姐家过了两个年,再之后,父亲找了人,我再也没有回家过年了。
   习惯了一个人过年,在那种孤独中回味儿时过年的童趣,回味和妈妈一起度过的年关,成为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过年方式了。过年,不再是吃好穿好的物质概念,对于多数人来说,过年蕴含着太多的情感因素。我身边依旧会有很多人选择了过年不回家。工作忙,往往成了不回家的借口,事实上,每个不回家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和酸楚。忙碌一年依旧囊中羞涩的人多半不会回家过年,家庭不合心灵受伤的人也不会回家过年。
    在这个万家团聚的日子,总有人离散在外。总有人独自品尝酸酸的年味。祝福那些过年不回家的人,生活总会好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70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