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五毛

当年,家里实在是穷,搓麻我只玩五毛的!

 
 
 

日志

 
 

在北京堵车的那些事儿  

2010-11-01 2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京挤地铁时打过两次架,虽然都是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战斗,但是,对我而言这却是一段不光彩的记忆。首先,在多数人看来,打架是小孩子和没素质人干的事情。其次,我竟然是亲自动手打架,大家都知道,有身份的人也会打架,但是绝不会自己动手,比如肖传国教授。这些还不算,最让我感到羞愧的是竟然是因为坐地铁打架,倘若为了一座城池,或者一位姑娘还说的过去。这段不光彩的记忆,犹新。

    第一次打架是和一北京爷们,我占据了一个靠门帮的有利地形,这爷们就像日本人觊觎钓鱼岛一样,一点点往我身边靠,把我往出挤,我使了点劲,他扛不动了。竟然来了一句:外地人在北京,就老实点。这句话真的深深刺痛了我这样拿着暂住证的外地青年,取下眼镜,放进包里。放拳出去,来了个黑虎掏心。我甚至在挥拳时,还回忆了一下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的步骤。那爷们一边挥舞着拳头,一边吹着牛逼,结果,被周围的外地人给抱住了。下车时,旁边还有一姑娘向我竖大拇指。

    第二次是冬天,坐地铁去八宝山。我站在车上看书,停车时由于巨大的惯性,我撞上了旁边的一位女士。结果对方开口就骂,我连个道歉的机会都没有,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涉嫌性骚扰,我百口莫辩。对方骂得很凶,我只好给了一拳,然后下车。站在地铁站外边抽闷烟,我差点哭了。因为,我知道对于男人而言,打女人是件相当无耻的事情。

    打人一拳,自伤七分,好几天,我都希望在地铁上再遇到她,向她郑重道歉。后来,我把这种人与人之间本不应有的摩擦归结于自己无能。倘若我有了车,就不会在这里挤了,因为地铁里吵架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有本事开车去!

       09年底,我买车了,到现在不到一年。我的小雅阁已经伤痕累累。起初,一出事第二天立马就会弄到四S店修,现在,根本没心情修了,权当在北京开碰碰车玩呢,习惯了就好。除非有紧要的事情,一般不开车进城。开车与人产生摩擦的几率远远要高于坐地铁,也不要觉得能开车的人素质就能高到那里去。我曾跟朋友说,如果你看见两个人把车停在路中间吵架,这两人里面至少有一个是傻逼。开车一年,和人发生剐蹭6次。但是,从来没给首都人民添堵。在环线上拥堵一分钟造成的损失,远远要比一辆破雅阁的价格要高,这个我明白。最近一次剐蹭是倒车时走神,把别人的车顶了。结果两个女人一下车就开始跟我叨叨逼,叨叨完了,我说,你想要多钱,她说:200。我说,给你250行吧?然后成交。倒不是说我多么有钱,我每个月那点血汗钱也没多少。关键是,我害怕和人吵架,并且是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丢不起那个人。

       在北京挤地铁,放个屁都难。在北京开车,心脏一定要好。比剐蹭事故更让人可气的是路霸,以女人和军人为代表。插队时能把自己当知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临时车道就像是专门给他家修的一样。飚车、插队、闯红灯、走临道80%是军车,停在岔道口中间,左顾右盼,不知路在何方的80%是女人。

    开车的生活并不比挤地铁幸福。有朋友问:堵成这个样子,我们还要买车吗?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只要想买,只要有了钱,男人就一定要买车。那种驾驭感很好。凭什么要后买车的人给先买车的人让路,打不了一起堵着,享受社会发展、汽车文明的权利是平等,捍卫权利比追求幸福更重要。我相信没有人敢说:只允许宝马和奔驰上路。

    有时候,我想北京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要是能走一半就好了。另一个问题立马就来了。我自己为什么不走呢?首都是全国人民的。没有人有权利禁止他人来首都谋生。前几天,央视二套搞了场辩论秀,一帮业内专家和时评家在舞台上唇枪舌战,到底是先限车,还是先修路?这种辩题跟我们大学时辩论“真理是否越辩越明”一样,扯得蛋疼。为什么不能一边限车,一边修路呢?最后,台下站起来一白面书生,发表群众观点:说到底都是城市负载量的问题,北京唯有分化城市功能,把一些优质资源迁出去。城市才能减肥,才能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我估计此人是央视的托,看这帮专家扯的肤浅,主持人又不好直说,就找了个托来给他们盖棺定论。

    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每月还在以接近5万人的数量增加。机动车保有量已经奔着500万来了,每天还在以2000辆的速度增加。2000辆呀,摆在马路上能占8公里的路。有一天我们走路都难,这里完全变成一个停车场。我们每个人每天有两个小时被堵在路上,北京人在干吗?北京人在路上。好有文化的回答。

    路不是问题,六环已经修了,再修就把天津给吞了。车也不是问题,没有人能禁止后富者买车。像上海那样拍卖车牌的做法,竟然能在一个文明时代存在,本来就是一个笑话。提高油价,征收车船使用费更是政客们打着环保的幌子在搜刮民脂。中国的有车人缴着世界上最贵的油钱、最昂贵的过路费,最贵的购置税。然后堵在马路上,等别人来征收堵车费。太幽默了!我们不是堵在马路上的狼,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羊,我们已经被刮成了和尚。

    解决北京拥堵,唯一的出路就是明晰城市定位,简化城市功能,敢于把优质资源搬出去。金融街搬到青岛,北大建在新疆,航天城放在西安。你看这个城市还堵不?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是悉尼,首都是堪培拉。美国最大的城市是纽约,首都是华盛顿。但是,我们的北京呢? 北京拥有太多的“中心”功能,比如北方经济中心、金融和商业中心、汽车城、软件研发中心、航天城中心、科技和教育中心、总部基地中心、体育中心、会展中心、新闻出版中心、影视中心等等。数不胜数。

    不要怪人民群众都往北京奔,只怪北京的优质资源太诱人。北京的“中心”越多,人民群众就越不幸福。知易行难,北京好不容易搬走了首钢,但很快就招来了一大批汽车制造企业,招商引资依旧是衡量官员政绩的重要标准。简化城市功能又岂是我等屁民说说就能解决的事情。如果说被堵在北京是一种受罪,那么,这种罪是我们自愿的。堵着就堵着吧,反正海里的人堵不着。

    我已出城,再堵我就去守长城!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